【智翔/圖文合作】夏(上)

感謝細胞再次邀約~!!!LOVE U!!
不過 嘛~我想大家應該都知道我是個詞窮王ᕕ ( ᐛ ) ᕗ 所以就不跑火車了,大家還是看文去吧!XDDDDD

感謝 本篇由細胞 (́提◞౪◟供‵)(淦

細胞賽波:

+圖文合作with @吉天 part.3!

+與實際團體無關

+夏天!

+是的我又開系列了(爆

 

 

  終於要開始一個人的生活,櫻井翔面對的第一個難題是:自己一個人把所有行李搬上二樓。

  很多親朋好友都知道,他只要一外出,帶的包包絕不是普通的大,何況是搬家呢。

  「呼--」已經來回走了好幾趟,背上和額間都佈著一層汗水,櫻井翔用手背抹了抹臉頰、彎下腰正要搬起倒數第二箱行李,有一雙有些破舊的布鞋出現在自己前方的視線。

  「那個、需要幫忙嗎?」櫻井翔稍稍抬頭,映入眼簾的是一個個子有些小的男人、年紀大概和自己差不多大吧。眉尾下垂顯得好像沒什麼精神,但是當櫻井翔望進他的眼裡時、又不這麼覺得了。臉頰軟軟的好像很好捏、垂下的瀏海讓他多了幾分帥氣。

 

  「不用的,謝謝。」他禮貌地笑了一下、然後用力扛起這個箱子。

  「可是這樣你還要跑兩趟啊、不用客氣我幫你吧。」說完就自顧自地把旁邊那個明顯比較大的最後一個箱子輕鬆扛起。

  「哇、好厲害......」他忍不住驚呼、那人只是呼呼地笑了,然後說著:「櫻井桑走在前面吧。」

  「诶、你怎麼知道、......哇!」櫻井翔稍稍回頭、正想問對方怎麼知道自己姓氏、就被前面一個比較突起的樓梯給撞到,箱子整個往前傾、卡在第四階之後又因為箱子比階梯寬度還大、往自己的方向撞過來,本來就已經被絆倒在地的他胸口又被這麼一撞,整個人都有些暈頭。

  「天啊、櫻井桑你還好嗎?」怎麼可能還好--他在心裡俳腹著,但還是用雙手讓箱子滑到平地上,然後把自己的七分褲拉起來,超級大的一片瘀青在膝蓋和自己招手。

 

  「你快點上去擦藥、」

  「需要我扶嗎?」大野智放下手上的大箱子,正想攬過對方手臂、沒想到力道太大加上櫻井翔的腳又不好站、整個人傾向他,大野智嚇了一跳,只得愣愣地接住對方。

 

  啊、可愛。

 

  一瞬間冒出的想法被對方喊疼的聲音給抹滅,他趕緊放開雙手,對方有點害羞、耳根子都染紅了。

  「我、我可以自己走的,謝謝。」

  「我是櫻井翔,請問怎麼稱呼?」他抓了抓臉頰,然後稍稍皺起眉頭,好似在為自己沒有先問候而感到不禮貌。

  「大野智。」對方回應,同樣的皺起眉頭,他再度啟唇。

  「你快點上去吧,我家就在二樓而已。」

  「大野桑、謝謝。二樓的話、我們住的好近啊。」櫻井翔手抓著欄杆,一步步的慢慢走。

  「你怎麼在我說名字前知道我的姓?」沉默的有些尷尬,讓短短的一個樓層都遙遠的好似大海。

  「我就住在你隔壁啊、櫻井桑。」對方輕輕的笑了,看櫻井翔真的走的很痛苦,他向前扶著手臂和背。櫻井被那樣柔軟的鼻息、體貼的動作和突然的消息搞得有些分神,腳尖差點又因為踢到階梯而跌倒。

  「小心點啊、」著急的扯住肩膀才不至於倒地,櫻井翔倉促的道謝,然後打開房門。

  「你先坐吧、我去拿藥膏。」

  「好的……那個、大野桑!」大野智稍稍轉頭、挑眉以示疑惑。

 

  「…、……」抿了抿唇,櫻井翔有些難以啟齒。大野用指尖抹過因為房間不通風和一連串的驚險而有些出汗的頸部-他們都滿身大汗-愣了一下後男人勾著嘴角說:「箱子等我把藥膏拿來再幫你搬。」

 

 

  等到所有事情都安頓好已經接近下午五點了,兩人待在大野智的房間稍作休息。櫻井翔拿著藥膏和疼痛掙扎,而大野在自己身旁放鬆的盤腿坐著。

  「大野桑、謝謝。」他把藥膏遞給對方,那人卻搖了搖頭。

  「每天都要擦的,給你吧。」勾起軟軟的微笑,大野望進自己眼中。

  「但是下次可要請我吃飯啊、ふふ。」

  「………」

  「……翔君?」

  「啊、好、當然。」

 

  糟糕,一不小心就看出神了。

 

 

  他們好像不知不覺就成了這種不上不下的曖昧關係。

 

  櫻井翔氣喘吁吁的跑回家,地板被他大力的腳步打出碰碰的聲響。他匆忙的打開房門,為了在出門時忘了拿的重要文件。

  而當他終於在一片亂糟糟的地板挖出紅色隨身碟時,隔音很差的牆壁似乎隱隱的傳出細小的哼聲。

  櫻井翔稍稍喘息、輕輕走到牆邊並坐在地上,有些變態的行為、他把耳朵貼近牆面,那人軟綿而帶著一些氣勢的歌聲透過薄壁傳進他的耳中。

 

  很好聽。

 

  不太會形容的他暗暗道出這個結論。勾起唇角,他維持這個姿勢直到大野智停下唱歌,似乎有新聞的聲音,大概是把電視打開了吧。

  這麼一想才意識到當下的情況,他握緊手中的隨身碟,然後又跑了出去。

 

 

  「櫻井桑,你還好嗎?」同事看到自己一副跑了全程馬拉松般疲憊的神情,都不禁關心了一下。

  「沒、沒事。」他也不過是反覆的唱著歌曲,不想忘記那個旋律罷了。

 

 

  櫻井翔終究還是忘記了,在半個月後。早知道就該錄起來的,他想著哪天一定要叫對方唱一遍,又不知道該怎麽說才不會暴露他偷聽的事情。

  啊啊、可惡。

 

  「翔君晚安啊。」那人在聽見自己開門的聲音時從隔壁探出頭來。「啊、智君。」有些不知所措,櫻井翔搓搓鼻頭。

 

  不知從何時起,他似乎就不能用看待朋友的眼光望著大野智了。那樣的溫柔和淡淡的強勢,或許自己是被這樣的反差給吸引、也或許自己只是覺得這個朋友不像朋友。

 

  就像哥哥一樣。

 

  在自己晚歸的時候會邀請自己到對方的房間吃個宵夜(說真的,大野智做的蕎麥麵好吃到不行。),假日的時候也會互相邀約去吃飯或是看展,兩人的價值觀甚至相近到他都懷疑大野智是不是他失散的兄弟了。

  那樣子的關心讓已經單身多年的櫻井翔第一次感受到什麼是愛。說愛有點太沉重了,他想那比較適合用在家人身上。

 

  那應該就是喜歡了吧。

 

  喜歡?

 

  他喜歡大野智嗎?

 

  「翔君、怎麼了?」對方在自己眼前揮了揮手,身子過於靠近讓櫻井翔在眨了眨眼之後稍稍退了一步。

  應該不是喜歡吧,怎麼說也不能對一個男性友人──。搖了搖頭,他趕緊回應對方:「你、你說什麼?」

  結果還結巴,有些出糗的讓他臉紅了起來,大野智噗的一聲笑的肩膀都不停抖動,他只是尷尬地用拳輕打了一下對方手臂。

  「笑什麼啦、」

  「沒有啊、覺得翔君好可愛、ふふ。」這句話讓他本來還沒退去的豔紅一下子蔓延到耳廓,用手掩住半張臉,櫻井翔喃喃著:「什麼啊……」

  「只是想問翔君要不要來我家吃東西啦、不小心煮太多了。」

  「你一定還沒吃吧。」

  「呃、是沒錯──」那人迫窘的眨了下眼,大野智稍稍歪著身子、由上而下的用帶著哀求的雙眼望著櫻井翔。

  「要嗎?」咚咚、咚咚、咚咚──他的心跳聲大到大野智或許都聽得到了。

  「好、」

 


 

【後記】

大家好久不見這裡是細胞!

是的這是一篇新的小小系列!!!!!u////u再度是個平凡的日常戀愛故事!非常非常的普通~~~~~(好了

這次和吉天圖文合作了!只有一張圖好可惜啊TT!!!!!!下次要叫他多畫一點XDDDD(吉天:想怎樣

不過這張真的超可愛,靠著牆偷聽什麼的Q////Q還有粉紅泡泡!吉天說他畫完整個戀愛XDDDDDDDD

偷偷說喔!其實這張圖裡面有很多小細節&梗,大部分是在(中)才會出現的(下也有一點點啦),所以等到下次更新的時候,記得注意和圖一樣的小地方,也可以在看完文章之後回來看圖喔!(比心

 

之前只是想要固定寫文的時間,所以才說1號會更文,沒想到忙著忙著,11月就只更了那一篇肉!(爆

我不是故意的XDDDDDDD只好剛好就變成一月只有一更了XDDDDDDD

下個月就一定不會只有一篇了,有這個系列的關係!T/////T

 

謝謝看到這邊,也先謝謝點心&願意評論的大家!我們下回見!

偷說自己滿喜歡(中)的,敬請期待(*ˇωˇ*人)(只有你ry

順說,LFT新增加長文章的功能,然而我寫不出大長篇(倒地不起

 

p.s. LFT不想讓我發文就直說(快崩潰

 


评论

热度(97)

© 吉天 | Powered by LOFTER